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新知·前沿
数字报纸如何实现华丽转身?

发布时间:2021-03-21 浏览次数:

引言

数字技术的进步使社会各行各业都在迅速发生变化。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海量历史报纸和期刊被数字化,并通过数据库、数字档案馆、在线档案信息资源服务等形式提供给研究人员。虽然这些数字报业资源的出现已经引起了历史学家的质疑,但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正在尝试使用关键词搜索数字报纸档案的新方法。[1] 尤其在数字人文研究热潮下,众多以数字报纸为主要资源的数据库为研究人员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对于开展各项研究更是具有重要价值。

1. 概念辨析

在新媒体的冲击下,报纸、广播等传统媒体的生存与发展面临着巨大的挑战,顺应数字转型是必然趋势。所谓“数字报纸”,广义上是指利用新一代网络报纸出版技术对纸质报纸进行扫描、数据加工,将纸质报纸内容插入视频、音频或动画后,通过数字技术把纸质报纸上的内容转换成可以适合计算机、手机等各种数字终端使用的格式,通过互联网展现的一种基于PDF版面的Flash形态。[2] 狭义上则是指对过往的报纸进行数字化扫描后所形成的数字资源,可以理解为纸质报纸数字化的开发和利用。

从定义可知,广义上的“数字报纸”是针对现行出版的报纸,在出版流程、储存形式、获取范式、阅读方式等方面都具有“数字化”特点,而且具有原生性数字文件的特点;而狭义上的“数字报纸”多指针对以往传统纸质报纸、历史报刊等报业资源进行数字化扫描后形成的数字资源。总之,“数字报纸”的资源主体多为年代久远(相比现行报纸而言)的历史报纸,更能满足人文学者的研究需要。本推文主要论述多聚焦于狭义的“数字报纸”。

2. 研究现状

国内有关“数字报纸”的研究,多为新闻和传媒领域对于数字报纸产业发展现状、模式、战略的探索。一方面,学者意识到传统报纸产业所面临的危机,如内容优势的消失、受众的减少、广告商的流失等,从而指出实施数字化战略能够给传统报业带来转机。[3] 另一方面,当前报纸数字化转型成效微弱,数字报纸传统商业模式在产品与服务、目标用户、收入模型、价值评估和资源系统等方面都亟须创新。[4] 此外,也有学者认为借助数字技术,报业档案数字化处理对于文史研究有积极影响。如周艳萍指出,如果要在人文学科上实现“数字化转向”,那么媒体无疑将发挥核心作用。尽管书籍、戏剧剧本和信件等其他文本的数字化值得关注,但报纸、杂志和期刊构成了新数字化材料的绝大多数。[5] 

结合小编的文献检索结果发现:国外学者多结合具体案例展开有关“数字报纸”的项目化研究。如日本学者时计宗一讨论了美国国家数字报纸计划(NDNP)和由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开发的《澳大利亚报纸在线》,玛丽娜·格奥尔基耶娃(Marina Georgieva)以内华达州数字报纸项目的案例研究为基础,讨论了实用的项目管理技术和工具,建立协作的供应商合作伙伴关系的策略以及与利益相关者进行有效沟通的策略。[6] 巴蒂安·迈克尔(Bahtiarian Michael)指出,我们正处在数字报纸和印刷报纸以及其他媒体之间的过渡时期,对数字报纸能否拯救新闻界持质疑态度。也由此可见,国外有关数字报纸的实践成果较为丰硕。[7] 

3. 数据库建设

我国关于数字报纸的数据库有中国报纸资源全文数据库、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中国近代报纸资源全库、中国近代中文报纸全文数据库(1872~1949)、中国近代英文报纸全文数据库(1869~1949)、中国历史文献总库·近代报纸数据库、《晚清期刊全文数据库》(1833~1911)和《晚清期刊全文数据库》(增辑)、人大复印报刊资料全文库等等。

国外较为典型的有英国报纸档案馆(BNA)、ProQuest的历史报纸数据库、NewsBank《世界各国报纸全文库》、EBSCO报纸资源数据库、报纸数字化领域的先驱之一Nordic TIDEN项目,以及上文提及的美国国家数字报纸计划(NDNP)和由澳大利亚国家图书馆开发的《澳大利亚报纸在线》等等。

4. 案例介绍:国家数字报纸计划

美国国家数字报纸计划(The National Digital Newspaper Program,NDNP)由美国国家人文基金会(NEH)与美国国会图书馆(LC)合作开发,旨在永久性地提供报纸书目信息的国家数字资源,其中包含1690年至1963年之间来自美国各州和美国领土具有历史意义的报纸。该计划以美国报纸计划遗产(U.S. Newspaper Program,USNP,1982-2011年)为基础,对存在保管风险的报纸材料集的缩微胶片进行清点、编目、数字化扫描和选择性保存。NDNP通过增加对这种有价值信息的访问,扩展了USNP书目和缩微胶卷资产的用途,并为机构提供了选择和贡献数字化报纸内容的机会,以免费获取国家报纸资源。

自2005年以来,NEH已向在国家计划中代表各州的州立图书馆、历史学会和大学颁发了赠款,未来几年还将包括更多州和领地。截至2020年8月11日,共有50个州/领地参与该计划。

关于美国报纸计划。为确保向公民提供美国的历史报纸,NEH在1982年至2011年期间进行了美国报纸计划(USNP)。该计划是各州和联邦政府之间的一项全国性合作,旨在收集、分类和保存从18世纪到现在在美国出版的微缩胶片报纸。在NEH的资助和国会图书馆的技术支持下,所有国家项目均已成功完成。

国家人文基金会主席布鲁斯·科尔(Bruce Cole)说:“报纸是我们作为美国人拥有的最重要的历史文献之一。它们告诉我们我们是谁,以及我们要去往何处。学生,历史学家,律师,政治家,甚至是报纸记者,将能够在家中或工作中通过几下按键进入他们的计算机,立即、未经过滤地访问我们历史上最伟大的资源。这将永久免费提供给美国公众。”

国会图书馆馆长詹姆斯·比林顿(James H. Billington)说:“图书馆感谢这些机构在通过我们的网站以电子方式提供报纸(我们最丰富的历史记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希望国家数字报纸计划能激发其他机构开放共享他们的报纸资源。”

目前,该计划的数字资源能够在美国编年史(Chronicling America)网站获得。美国编年史网站(ISSN 2475-2703)可提供有关历史报纸的信息和某些数字化报纸页面的访问权,由国家数字报纸计划(NDNP)制作。

此外,美国编年史网站还提供数据可视化分析结果,以帮助用户更好地开展相关研究。

5. 结语

历史报纸作为时代发展的见证,蕴含着大量的资源可供挖掘,既可以作为数字人文项目的研究对象,也是开展相关项目的基础资源。总之,数字报纸对传统纸质报纸进行数字化处理和加工,形成数字报纸档案资源数据库,赋予了失去时效性的报纸以档案价值,重新焕发了历史报纸的第二次生命,为数据人文研究提供了丰富的资源。

 

参考文献

[1] 刘娟利.报纸数字化的开发与利用[J].新闻窗,2016(2):83-84.

[2] 孙青.探析我国传统报纸的转型发展——基于数字化视角[J].传媒论坛,2020,3(19):51+53.

[3] 韩洪影.浅谈报纸出版的数字化战略[J].传播与版权,2015(12):135-136.

[4] 迟强.我国数字报纸商业模式的构建与探索[J].编辑之友,2015(12):46-50.

[5] 周艳萍.报业档案数字化对文史研究的影响[J].亚太教育,2019(2):103-104.

[6] TOKIZANE Soichi. Newpaper DigitalArchives in Europe and America: National Digital Newspaper Program (NDNP) andAustralian Newspapers Online[J]. The Journal of Information Science andTechnology Association,2017(4):206-210.

[7] Bremer-Laamanen, M. Connecting to thepast: Newspaper digitization in the Nordic countries[J]. Journal of DigitalAsset Management,2006(2):168-171.

来源:2021.03.11国际档案理事会ICA微信公众号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