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工作动态 > 新知·前沿
档案失窃行为的国际应对

发布时间:2021-02-19 浏览次数:

打击档案盗窃、贩卖和篡改专家组(EGATTT,Expert Group against Theft, Trafficking and Tampering)是ICA下属的分委员会。自2018年11月成立开始,一直在进行打击档案盗窃和非法贩卖的斗争,为该领域专家们提供了合作论坛。近来,EGATTT就“应对档案失窃”国际难题展开了理论和应用探讨,让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01 理论探寻

所有的档案机构往往都会面临档案(文件)遗失的问题。有时它们只是被放错了地方,但有时它们却被偷走了。和古籍、手稿、地图、图纸、博物馆保存的精美艺术品,甚至是考古发掘的文物一样,档案经常成为居心叵测的人或组织的目标。

专业人员很难公开地谈论这种不幸的事件,因为这种案件曝光后,他们的声誉、技能、警惕性和专业性都会受到质疑。尽管这个问题可能令人不快,但国际社会必须坦率和公开地进行处理。这不仅是为了共享信息和经验,也是为了加大打击盗窃和贩运的斗争力度。

处置的最终目标是采取适当措施找到被盗的档案,并在可能的情况下将其归还给其所属机构。为此,EGATTT想要探索的途径之一是建立一个国际机制,报告失窃事件并公布被盗档案。这项措施与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的“红色清单”*相呼应,都是打击文献遗产贩卖和盗窃的积极举动。

红色清单

    国际博物馆协会“濒危文物红色清单”是遏制文物非法贩运的实用工具。红色清单列出了可能被盗窃和贩运的文物类别。它们帮助个人、组织和当局,如警察或海关官员,识别有风险的物品并防止这些物品被非法出售或出口。https://icom.museum/en/resources/red-lists/

现阶段重要的是,社会各界要讨论在国际上建立这样一个机制是否合适或必要。但是,解决方案的选择不应该仅仅取决于EGATTT成员,鉴于国家档案管理员论坛(Forum of National Archivists)和专业协会科(Section on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s)在世界上不同国家的作用,方案选择必须得到其成员的支持。如果将一项提案付诸表决,也必须得到ICA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和ICA最高执委会(General Assembly)的支持。归根结底,整个社会都将从这一机制中受益,甚至有一天会为它做出贡献。在未来12个月内,专家组成员很可能会就建立一种制度或调整一种现有制度提出一项或多项建议。

专家组还必须在信息共享和反馈、培训、提高认识、建立伙伴关系,甚至立法等方面做出论证。EGATTT已经采取了初步措施,但由于近几个月来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而被迫放慢了工作速度。

02工具及其应用

《打击档案盗窃和贩卖的工具及其应用》(Fighting theft and trafficking: tools and their methods of application)刊载于ICA的出版物《Flash》(2020.10)的焦点板块:国际立法(International Legislation)。作者是日内瓦工商管理学院信息科学硕士生马蒂厄·切维(Matthieu Cevey)。该硕士论文受EGATTT委托,主要分析现有的各种工具和具体的档案需求

在该研究报告中,"工具"一词既指清单、数据库等工具,也指用于帮助打击盗窃和贩卖文化财产的一般知识和物质手段。该研究报告对现有的各种工具进行了分析和审查,以评估我们应该采取何种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并就应采取何种形式的工具用于专门打击盗窃和贩卖档案提出建议。

国际上有许多工具可以列出被盗文件和物品的清单。这些工具由在不同领域活动的协会和组织管理,有时会有重叠,如国际博物馆协会(ICOM)、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国际古旧书商联盟(ILAB)、美国古旧书商协会(ABAA)、联邦调查局(FBI),甚至国际刑警组织。很多国际组织都会就其领域内使用的工具提出建议,比如蓝盾组织;或者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比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或世界海关组织(WCO)。但就后者而言,他们的数据库只对执法机构开放。教科文组织的数据库可以确定受到威胁的文化遗产类型,按国家进行分类并列举实例,但它并不传播有关被盗文物本身的信息。此外,大多数国家都有官方数据库,如美国的FBI、法国的OCBC或瑞士的RIPOL,但除了联邦调查局(FBI)的数据库外,其他数据库都不向公众开放。

各级的防盗、防贩措施极为多样,包括PDF文件、数据库汇总和博客等不同的形式。有些是公众可以自由使用的,而有些则是执法部门专用的。有的具有国际性,有的则受地域限制。其不一定涵盖所有时代,也不一定考虑到所有的对象类型。工具的形式和所包含的信息类型差别很大,往往反映了创建这些工具的机构的情况。甚至有一些已经专业化,在与有关部门合作的同时,将自己的研究、鉴定和溯源服务出售给艺术界的专业人士。记录被盗物品需要能够非常清晰地识别它们,因此著录标准非常重要。在实践中,已经实现了从完全没有描述字段到"Object ID"标准被广泛地使用(由盖蒂信息研究所(Getty Information Institute)首创)。无论是博物馆、海关、国际刑警组织还是活跃在艺术品市场的组织,该标准已被这些领域的许多人所采用。

虽然现有的打击盗窃和贩卖文化财产的工具很多,但没有一个是专门为档案领域设计的。此外,若干级别运作的国际、国家、执法和专业协会的增加,不利于警方和相关领域专家之间的协调,也不利于发现珍贵文件失踪的档案工作者的工作。根据对档案员、图书馆安保人员和警察部队警员的采访所得出的第一个结论是,涉及盗窃和贩卖文化财产的所有行业之间缺乏合作,虽然这个问题经常在媒体上披露,但并非政治优先级。有些国家在掠夺遗产方面比其他国家所受影响更大,它们已经采取了强有力的措施,并在其执法机构中专门设立了一个部门来打击文化财产的贩运者。但有时为此目的而设立的法律机构和行政程序过于宽松,或者相反,限制性太强,这也为不诚实的商人和急于求成的盗贼提供了机会。

执法者和政治家对档案领域的了解不多,这非常不利于制定适当的策略和手段。但是,面对由于平行市场的发展和档案文件易于隐藏而导致的档案文件失窃现象的增加,人们的行动意愿是存在的。

马蒂厄·切维的工作成果已提供给EGATTT成员,并提出了一些建议。包括建议建立一个以文件标识和可追溯性为核心的专门为国际档案开发的工具;改善档案工作者、执法机构和艺术界人士(不管是博物馆还是美术馆,但尤其是拍卖行)之间的组织和合作等。希望这些都能够更好地服务于打击盗窃、贩运和篡改档案的斗争。

03共同应对档案失窃

1953年3月11日,也就是斯大林葬礼两天后,克里姆林宫斯大林办公室保险柜内的私人档案不翼而飞!斯大林积攒了半辈子的档案几乎涵盖了所有对苏联来说最重要的事件,包括大清洗、二战在内。许多领导人亲自参与其中,那里记载着他们所做事情的真实记录,这让领导人们对这份档案牵肠挂肚。无独有偶,2003年,一个记载有50万名美国军人及其家属私人保密医疗档案的计算机硬盘被盗,窃贼一旦掌握了某位军人的姓名、生日和社会保障号码,不仅可以了解这个人的身体状况和病史,而且能够轻松地打开其信用卡账户,或用这些资料来伪造汽车驾驶执照等证件。档案记录了社会生产活动的原始信息,一旦失窃,甚至可能影响民族和国家的安全,由以上两个案例可见档案作为珍贵原始记录的重要性。

ICA一直致力于解决国际档案界目前共同面临的问题,通过交流有关经验、研究和想法,促进全世界档案的保存和利用,为保护全人类的档案遗产而不懈奋斗。ICA计划委员会(Programme Commission)制定主题方案、明确总体方向,执行委员会(Executive Committee)则根据计划委员会的建议,就任何涉及行业利益或关注的问题设立专家小组。EGATTT便是为打击档案贩卖和盗窃而专门设立的众多专家小组之一,其通过组织培训和教育、与国际刑警组织和世界海关组织合作、努力构建和维护被盗文件 "红色清单"等方面,为打击档案盗窃、贩卖和篡改的行为作出贡献,在国际合作共同应对行业发展新挑战方面发挥着积极的作用。

档案失窃是关乎我们民族和国家安全的大事,虽然目前国内档案界关于档案失窃的问题研究较少,但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已经就档案安全问题作出了深入探讨与实践。在2021年1月1日刚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档案法》中,直接与档案安全相关的条款约占十六条之多。随着ICA的广泛呼吁、国际合作的进一步加强以及档案工作者们的不懈努力,我们一定会缪力同心,为建立一个完善的应对档案失窃问题的国际机制,保护人类宝贵的档案文化遗产而披荆斩棘、孜孜不怠。

来源:2021.02.09 国家档案理事会微信公众号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