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新知·前沿
听胡鸿杰老师讲述档案学发展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20-06-04 浏览次数:

本期我们非常荣幸的邀请到了胡鸿杰老师围绕一些问题为大家进行解答!想知道胡老师具体为我们讲解了哪些内容吗?那就快随小编一起来学习一下吧!

专家介绍

胡鸿杰老师,国家二级运动员,管理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信息资源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莆田学院特聘教授,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兼职教授,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秘书学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档案职业与学术评价中心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档案学基础理论、机关与办公室管理、项目管理。

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档案学经典著作评价研究》、《档案职业状况与发展趋势研究》,主持《档案学经典著作(丛书)》 ,著有《化腐朽为神奇--中国档案学评析》《维度与境界:管理随想录》等专著 ,在《档案学通讯》、《档案学研究》等刊物上公开发表学术文章70余篇。

Q&A.1

您认为档案学学生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该如何培养?

档案学专业是在所有高等教育专业中系统给学生讲授了文件管理的,而管理是“有内容、耗资源、用方式”的三维空间。其中的管理方式包括了现场的方式、会议的方式和文件的方式。任何所谓的管理专业学生要想有所作为,没有掌握可以“落地生根”的管理手段和方式是不能想象的。这就是档案学学生的“核心竞争力”。当然,这种“核心竞争力”正在被本专业的“升级”和其他专业(秘书学)兴起而逐渐弱化。至于如何培养的问题,无非是正视我国的实践,提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不要被一些浮华的现象所迷惑。

Q&A.2

您是否可以就学生如何培养起学术自尊心谈一谈您的看法呢?

学生的“学术自尊心”来源于一种强大的学科。因此,学生的“学术自尊心”是档案学科自身尊严的体现。而档案学的学术尊严是档案学研究者的心理状态和研究准则,是档案学研究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档案学科体系不断完善的动力。其研究主体持有何种观念和方法,档案学的理论就会呈现出何种状态。只有“有尊严”的学者,才可能存在“有尊严”的学科。如此一来,做好学科,是大家培养“自尊心”的客观因素;当然大家的主观因素也对这种“自尊心”有一定影响。

Q&A.3

胡老师您曾使用微平台推广档案知识,并在《新中国档案学研究的回顾与展望》的讲座中提到“小学科,平台好,用心也可以有很大的点击量”,那可否详细谈一谈您对于微博、博客等网络媒体与档案学发展的感想呢?

“微博、博客”属于新的媒体(其实已经不太新了),与老媒体相比这些媒体在传播方面具有很大的优势。档案新媒体的发展至少要把握几个关键点:其一是内容要新颖。走传统媒体系统、完整的道路,可能不是档案新媒体的优势。而讲好一个小故事、阐述一个新观点、发布一段短消息,使读者眼前一亮,则是档案新媒体立身之本。因此,如何在几百或者千余字之内,把自己的观点和信息表达清楚,给他人以想象的空间,是档案新媒体的基本定位。其二是推送要及时。档案新媒体没有了传统媒体出版周期的限制,就要把自己“短、平、快”的优势发挥到极致——读者开手机、看新闻的时间,就是新媒体推送信息的节奏。只有保持这种节奏,才能成为新媒体的王者。其三是持之以恒。推出一二条新闻、编写三五篇段子不算什么难事,难的是将自己的品牌做大、做强,持续不断地发挥影响力。档案新媒体的可持续发展,最终还是内容为王。

Q&A.4

您对互联网平台对于学术共同体的构建与发展有什么看法呢?

互联网平台无疑加强的人们之间的联系,客观上对“学术共同体的构建”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学术共同体的核心是认同“学术范式”人群的组合,范式不仅仅是一种理论形态,指的是一个共同体成员所共享的信仰、价值、技术等等的集合。其中,共同的信仰和价值观是形成“学术共同体”的关键。因此,这个问题就变成了互联网与“信仰和价值观”的关系了。我个人认为,两者之间肯定有关系,但不会是决定性的。

Q&A.5

您在讲座中从记录开始分析档案的源头,随着时代的发展,一些基础概念略有泛化,那档案泛化是否会影响未来对档案源头的理解?

认识和分析档案的源头和概念的泛化是两个问题。首先,我的讲座中已经说明单纯用“记录”定义档案有相当的局限性,可能会限制档案学的发展。其次,泛化这是一种危险的倾向。比如,档案是一种社会伴生物,但不是所有的社会伴生物都是档案。外延越大内涵越小,这就是泛化对学科的影响。

Q&A.6

您认为如何向社会大众展示“档案”的本质,纠正社会普遍对档案及档案学概念的错误认知?

“档案”的本质是档案学科的内部问题,需要认真研究。而向“向社会大众展示”则应该是我们学科的价值。档案学研究的贡献,也许不在于让大家明辨档案的概念,而是人们遵循档案学研究所倡导的理念及其模式去面对科学发展的未来。我曾经说过,档案学的贡献在于“对管理过程的系统体系”和“管理资源的重新整合”,这些对社会和科学发展是有益的。这种思路当然会反馈“档案及档案学概念”的研究,改变或者纠正目前学科研究中的偏差。

Q&A.7

您对档案学的未来发展持什么态度?可否简要谈一下呢?

我在讲座中提出的“八个务必”中就是在回答这个问题。如果需要复述一下,那就是档案学,特别是中国档案学的未来发展,就必须重视档案学高等教育、重视档案学术共同体、重视档案学研究成果、重视档案学理论的原创性、重视档案学的学科体系、重视档案学术评论、重视档案学研究方法、重视档案学研究的外部环境

这些问题,在《党建》杂志网站“思想中国”约稿的框架内,既是对学科的回顾,也是前瞻。如果档案学的研究者秉持这些“态度”,我们的学科还是有希望的。

Q&A.8

您认为中国档案学研究七十年发生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由于《党建》杂志网站“思想中国”约稿的字数限制,我在文章及讲座只讲了三项“成绩”,没有涉及人物和学术方向,否则需要几十万字和相当长的学术探讨。如果用“最大”来概括,中国档案学研究七十年的变化就是这个学科的产生。将其放在学术研究的版图中,大家就会发现,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非常感谢胡老师为我们带来的精彩解答!学习完胡老师的一些观点讲解,小伙伴们纷纷表示对相关内容有了更深的了解与感触,不知道正在通过这篇推文学习的你有哪些想法和感受呢?

如果大家有一些感想或疑惑的话,不妨留言和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吧!让我们共同学习,一同进步!

再次感谢胡鸿杰老师接受采访!


策划:南梦洁 谢鹏鑫 陈阳 

陈春霞 王齐 杨泽贤 

排版:南梦洁

审核:胡鸿杰老师 王玉珏老师

文章来源:国际档案理事会ICA微信公众号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