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政务公开 > 行业要闻
国际档案理事会发出声明敦促危地马拉国家警察历史档案管理早日走入正轨

发布时间:2019-09-23 浏览次数:

近日,国际档案理事会(ICA)主席大卫·弗里克与ICA人权委员会主席安东尼奥·冈萨雷斯·金塔纳签署了一份关于危地马拉国家警察局历史档案馆的情况声明(以下简称《声明》)。《声明》指出,档案和文件是保护人权的重要资源。它们帮助人们维护自己权利并反对违反这些权利的行为;政府和非政府机构保管档案,并可以用作司法实践证据。《声明》强调,ICA代表着世界范围内档案工作者和档案机构的利益,目前对危地马拉国家警察局历史档案馆(AHPN)的未来表示强烈关切。

AHPN所保存档案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期到20世纪末期,记录着危地马拉国家警察部队在历届政权下的演变及职能。尤其是,档案中记录着1960年至1996年危地马拉国内战争的历史,这场灾难夺去了20万人的生命,造成至少100万人流离失所,还有约4.5万人失踪,至今杳无音信。战争结束后,国家警察制度被废止,并建立了新的国家民警体制,因此,国家警察的历史档案成为一个封闭的历史记录体。

2005年,危地马拉人权监察机构的工作人员在危地马拉城的一个警察基地发现了这部分历史档案,并随后设立了AHPN2009年,危地马拉国家内政部(主管警察机构)与文化和体育部(主管国家档案馆)签署了一项协议,将国家警察历史档案的监管权移交给文化部门。当时,国家档案馆已经保存了一些警方档案,且没有足够的物理设施来容纳这部分排架长度达8000米的警察档案。因此,危地马拉内政部与文化和体育部签署的协议指出,文化部门可以将这部分档案存放于警察基地的建筑物内,使用期限至2019630日。

AHPN在警察基地提供这部分档案的利用,为公众和政府研究人员提供服务,并在危地马拉法院审理有关案件时提供相应证据。之后,有几个国家的捐赠者慷慨资助,AHPN开始对其中的一些重要档案进行数字化加工。2008年,危地马拉人权监察机构与瑞士政府签署了一项协议,指定瑞士联邦档案馆作为保存这些档案数字化副本的“安全避风港”。2011年,AHPN与美国德克萨斯大学达成协议,授权德克萨斯州大学在其网站上提供这些数字化档案的利用。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今年5月。当时,危地马拉内政部长在一次媒体会议上发表声明。他说,内政部不“参与”管理国家警察档案是“不可思议的”,这部分档案内容涉及国家安全的敏感信息,因此必须限制公共使用。他表示,危地马拉政府正在准备采取行动,对此前与瑞士政府和美国德克萨斯大学签署的协议发出挑战。

作为权宜之计,531日,危地马拉内政部与文化部续签了协议,将原有协议延期6个月。这一事件引起了ICA的关注,他们敦促危地马拉政府提出长期解决方案,保护这些档案并提供它们的不间断利用。ICA通过《声明》指出,根据危地马拉档案法的规定,一旦档案被移交给国家档案馆管理,则不能取回。另外,危地马拉信息获取法案第24条规定,“在任何情况下,与侵犯基本人权或危害人类罪调查相关的信息都不能被列为保密或保留”。除此之外,ICA赞同使用安全避难所保存敏感档案的做法。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的《世界档案宣言》指出,“开放获取档案可以丰富我们对人类社会的认识、促进民主、保护公民的权利和利益并提高其生活质量。”ICA坚信,AHPN应该受到保护并提供持续的档案利用,作为打击严重侵犯人权行为、巩固危地马拉民主的工具。

    原载于《中国档案报》201999 总第3423 第三版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