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档案文化 档案报刊 《档案穿越》专版
94年前美国教育家杜威 在徐州演讲号召解放青年心志

日期: 2014-07-02 浏览次数: 字体:[ ]

档案穿越113

 

94年前美国教育家杜威 在徐州演讲号召解放青年心志

沛县档案馆馆藏本和徐州文史专家的讲述,再现了其演讲盛况

 

 

    19195月,应胡适等人邀请,美国著名的实用主义哲学家、教育家杜威教授来到中国讲学,直至19217月离开,历时两年有余。徐州是杜威巡回讲学中重要的一站。

    1920年6月16,杜威受邀到徐州讲学,随杜威博士一同赴徐的还有现代哲学家刘伯明、近代职业教育创始人黄炎培、儿童教育家陈鹤琴、妇女活动家张默君等。

    近日,记者在徐州见到了沛县档案馆馆藏本《徐州中外名人演讲集》,采访了徐州市史志学会副会长、文史专家李世明先生和徐州市民俗学会副会长张瑾,记者依然可以感知到94年前徐州教育界的那场堪比如今“百家讲坛”的盛况。

 

档案人物

    美国著名学者

    约翰·杜威(1859-1952

    美国著名的实用主义哲学家、教育家约翰·杜威,是20世纪世界上最重要的教育家之一,也是对中国现代政治、社会、教育、文化等领域影响最为广泛而深远的西方思想家之一,其实用主义教育思想在中国传播最广、影响最大。

    著名文学家胡适19107月考取“庚子赔款”第二期官费生赴美国留学,1915年入哥伦比亚大学研究院,师从哲学家杜威,接受了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并一生服膺。

 

 

当年杜威演讲团的合影。

《徐州中外名人演讲集》的封面和目录

当时《民国日报》有关杜威赴徐演讲的消息

 

来华讲学

受胡适之邀,在中国一待就是2年多

作了200多次讲演,刮起“杜威思潮”

    徐州市民俗学会副会长张瑾向记者讲述了杜威演讲的来龙去脉。

    1919年初,杜威在和夫人爱丽丝·奇普曼赴日旅行期间,接到了北京大学胡适教授的邀请信。恰巧当时北京大学的陶孟和和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校长郭秉文等正欲赴欧洲考察教育,途经日本,专门登门拜访杜威夫妇,并以江苏省教育会、北大等5个学术教育团体的名义,向杜威发出正式邀请,希望他顺道来华讲学,帮助中国建设“新教育”。杜威很愉快地接受邀请:“这是很荣誉的事,又可借此遇着一些有趣的人物。”

    1919年5月3和4日,杜威教授来到大都市中国上海,在江苏教育会开始第一场演讲——《平民主义之教育》,有千余青年冒雨赶来,“座为之满,后来者咸环立两旁”。由此,开始了杜威在中国讲学之旅,为各地教育界、思想界、文化界留下了许多真知灼见,对实用主义在现代中国思想文化的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

    据史料介绍,其间,正在上海的孙中山亲赴沧州别墅,前去拜访杜威博士,并共进晚餐,两位颇有共同语言的东西方名人因此有了一次鲜为人知的会晤。

    杜威对中国社会发生的事情兴趣浓厚,因此,当中国学生希望杜威能在中国多待一些日子时,他非常乐意,特向哥伦比亚大学请假一年,后又续假一年,直到1921711。这样,杜威在中国总共待了两年零两个月的时间。

    杜威在中国期间,先后考察访问了上海、北京、奉天(今辽宁)、直隶(今河北)、山西、山东、江苏、浙江、江西、福建、广东、湖北、湖南等13个省市,在胡适等人的安排下,到各地巡回讲学,作了200多次讲演,系统地宣传了实用主义哲学。杜威的学说,此时正满足和适应了“五四”思想解放的时代需要,满足和适应了中国经济发展和教育改革的需要。当时中国的知识界和教育界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杜威思潮”。

敲定徐州

徐州教育界诚邀杜威讲学

精心策划,衣食住行都作了周密安排

    辛亥革命之后,徐州的教育事业,有了相当的发展变化。李世明说,随着留学生纷纷归来,积极倡导新学,一批批新型学校如雨后春笋蓬勃兴起。1911年,留日学生杨懋卿归国后,在铜山区就办了5所高等小学堂。1920年前,徐州比较有影响的中学为省立第七师范学校和省立第十中学。前者创立于1913年,时人誉之为“苏北最高学府”。

    杜威教授徐州之行是如何促成的?时任铜山县劝学所所长杨懋卿在《徐州中外名人演讲大会纪事》一文中有详细记载:美国杜威博士为共和先进国教育名家,学问渊深,经验宏富,应北京大学聘来游我华名都大邑,请求莅临演讲者几有应接不暇之势,其输入学识指导方向之益洵非浅鲜。李世明详细介绍说,19205月,杨懋卿奉教育厅函召,在宁聆听了杜威博士的演讲,深感钦佩。此时洽逢铜山教育会会长刘虚舟也在宁,他提议邀请杜威博士及江南名教育家到徐州演讲。杨懋卿表示赞同,和徐州来的同仁商定,联名上书徐海道尹程道存,请其发令让徐属各县官绅派员听讲,分担经费,又蒙徐州的省立第七师范和省第十中学的郑为霖、张锜两位校长的赞助,演讲大会事乃定。

    邀杜威来徐演讲,牵涉到方方面面。张瑾说,作为东道主,杨懋卿对演讲大会进行了精心策划和周密安排,确保井然有序:在保安方面,徐州军政界给予支持保护;演讲地点,征得在徐美国牧师许可,借石牌坊街基督教会大礼拜堂为主场,该堂可容坐千余人,是当时徐州能够提供的最合适的场所;食宿方面,借西门街基督教会彭永恩牧师住宅为临时宿舍,并代办西餐。

    彭永恩牧师是1911年来徐的美国传教士,本名为弗兰克·奥古斯塔斯·布朗。因为彭和布朗发音接近,所以布朗先生选择“彭”为自己的中国姓。1914年,彭永恩与在徐传教士夏洛特·汤姆森结婚。这位善良的主妇爱种花、画画,并且好客。经常邀请教会学校、医院的工作人员到自己家里举行晚宴。她的儿子在回忆录中写道:“在款待客人并让他们感到在家里一样这方面,母亲堪称一绝。”将杜威一行的食宿安排在彭永恩牧师家里,是不错的选择。此外,还有普通宿舍、欢迎会场、籐轿夫役、八邑来宾较多者之住宿处,以及入场券、执事员符号等事无巨细均作妥当安排。

演讲盛况

杜威来徐州,“室内几无插足地”

陪同人员中有中共党员

    此前,陶行知专门撰文推介杜威的教育学说,《申报》还发布消息说:称美国哲学家杜威博士为世界思想领袖,教育先导。

    据李世明介绍,杜威在徐州专门作了《教育的新趋势》演讲,从世界形势和各国的经济讲起,强调学校要解放青年之心志,使其自由,要着力培养学生的自动精神和互助精神。从教师的职责、新文化运动意义等多个方面,特别强调国民教育的新趋势及重要意义。他说,杜威博士演讲内容新颖,语言精彩,受到与会人员的热烈欢迎。会后,铜山县劝学所和铜山县教育会特将演讲内容辑录成册。

    《徐州中外名人演讲大会纪事》记录:616上午11时半,杜威、刘伯明两博士及偕行之杨贤江乘车到徐,同仁到站欢迎,偕行至西门街,在彭牧师住宅略谈,众人散去。据《徐州中外名人演讲大会纪事》,617为演讲大会第一日,听讲者约1500人,室内几无插足地。会场交叉悬挂着中美两国国旗,场外有军警守卫,纠察、招待诸员分布会场内外,维持秩序。演讲会公推刘虚舟为主席,报告介绍来宾情况。杜威教授的演讲,由刘伯明译述,孟芸芝、徐在兹、戴霆亭、葛朗阶、曹寅甫、郑梦九、滕仰支先后分担笔述。

    6月17上午演讲结束,杜威教授在众人陪同下畅游云龙山名胜,下午四时,在南关外段氏花园举行了欢迎茶话会。

    与杜威博士一同来徐州的刘伯明、杨贤江两位都是教育界著名的学者。经查阅资料发现,两人竟然都是在36岁的时候英年早逝,令人惋惜。

    刘经庶(1887-1923),字伯明,中国现代哲学家、教育家。南京人。中国现代哲学的先驱者、中国现代自由教育的倡导人、中国现代人文主义的先驱。学贯中西,通儒、道、佛学,治西洋哲学,精于英文,通法文、德文,兼及希腊文、梵文。刘伯明将西洋哲学系统引入中国,对学术界有深远影响。1923年,刘伯明因积劳成疾而逝,时年36岁。

    杨贤江(1895-1931),浙江余姚人。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家。1921年被商务印书馆聘为《学生杂志》主编。杨贤江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党员之一,他参与了五卅运动和上海三次工人武装起义的组织工作。大革命失败后,他转移到日本,在日本边进行革命活动边从事社会科学和教育科学的研究及翻译工作。1929年他秘密回国,继续从事革命斗争,积劳成疾,于1931年逝世,年仅36岁。

    而为杜威教授担任笔述的这几位人士,日后的作为也不可小觑。如郑梦九,1923年出任铜山师范第一任校长;曹寅甫,1937年出任铜山县县长。

相互作用

杜威的思想深刻影响了中国思想界

中国当时的变革也给他带来了深刻启示

    胡适对恩师杜威的中国之行曾经作过这样的评价:“自从中国与西洋文化接触以来,没有一个外国学者在中国思想界的影响有杜威先生这样大的。”他甚至还断言:“在最近的将来几十年中,也未必有别个西洋学者在中国的影响可以比杜威先生还大的。”(《杜威先生在中国》,刊于《东方杂志》和《民国日报·觉悟》)

    回顾历史,杜威的思想、学说确实曾经影响过中国的教育界和学术界人士,而中国的社会变革和悠久的文化传统也深深地影响并感染了杜威,古老中国的“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的交锋给他带来了丰富而深刻的启示。

    杜威的女儿就曾说:“不管杜威对中国的影响如何,杜威在中国的访问对他自己也具有深刻的和持久的影响……以致对他的学术上的热情起了复兴的作用。”

    事实也正是如此。杜威在中国考察和讲学期间,所到之处,受到了广大师生、知识界、舆论界和当局的热烈欢迎和精心安排,令杜威一行感到十分愉快。

    尤其是杜威本人,他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和爱国精神,念念不忘。例如,他于191912月发表在《亚洲》杂志上的《中国人的国家情感》一文中,告诉西方人说,“五四”运动是“中国国家感情存在与力量的突出证明,如果还有什么地方的人对中国人爱国主义的力量和普及程度抱怀疑态度,那么这种证明就是深切而且令人信服的教训”。

  

                    江苏省档案局  袁妍  蔡红

                                                     徐州市档案局  陆江  刘亚青

                                                     徐州市史志学会副会长  李世明

                                                     徐州市民俗学会副会长  张瑾

                                                     沛县档案馆  宋永飞  谢辉

                                                     扬子晚报记者  徐醒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